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叮当叮当

作者:邵梦雨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6-11-10     浏览 次

 

 

叮当叮当……

这是初春的积雪从屋檐下滴落的声音,新年钟响的声音,热热闹闹的人群挤进来拜年时按门铃的声音,也是深夜里鞭炮声都沉寂下来时一个人的心跳声。

并不是咕咚咕咚,像是揣着沉闷的心事;也不是哗啦哗啦,快活得像是三月奔涌的溪流。而是轻轻快快的一声响突然飘荡起来,在寂静的夜里打上一个弯,绕着床头柜书橱角和衣橱的木板统统转上一圈,再像一阵烟一样忽地一下散开。想要抓却抓不到,再回想起来也没有了。闭上眼睛的时候,只有简简单单地“叮当”一声。

像是故事的开头。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一年的冬天我和小易坐着不知道哪路的公交车跑出去,一直坐到底跑到一个荒郊野外的开阔地方。我们下了车四处飞奔,一直跑到一条不知名的小河边的一个亭子里。河里结了薄冰,凉而透亮,莫名其妙地觉得好看,我们盯着看了很长时间也不说话,突然就觉得很开心,现在想想真有点奇怪。

后来我们一边扶着亭子一边探下身子去捞河里的冰,并以捞到形状最好看的一块为荣。关于那条见了鬼的河我最后的印象就是,我和她把冰掰成一小块一小块,对着落日向远方使劲儿扔出去。透明的冰打着旋在空中划出弧度,傍晚金色的阳光做底色,折射出无数炫目的光辉,然后光辉从天上掉下来摔到河里,碎成无数道光点。

我们回去的时候穿过一片荒地,荒地里有几座简陋的小房子,久无人居,上了锁。门前卧着一只死掉的猫,已经开始干枯,眼窝深陷,皮毛黯淡,瘦得能看清骨骼的轮廓,风吹枯草的时候动也不动。

我和小易看了一会儿就走掉了,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还是那个咕嘟咕嘟冒泡的冬天,我倚在暖气旁边一个个地剥橙子,把橙子皮放在暖气上摆一排,屋子里全是橙子暖暖的香气,果肉咬下去清香四溢,盯着电视跟我妈聊天。外面很冷,天空像个大橙子,路灯的颜色像牛奶糖。吃饱了就看书,看累了就上网,眼疼就休息一会儿写封信,信里写上飘雪的早晨和牛奶糖一样的路灯。

早晨的时候趴在学校的连廊上看星星,冬天地上也会有露水。雷打不动的迟到。

永远很开心,别扭而得瑟地过着日子。

还有前年的冬天,生活在别处。生活在西门厅前的松树底下和图书楼冻死人的空气里。在永远温和明媚的太阳光里。

连着两个月准时踏着六点晚自习的铃跑进教室,运气不好就跟老班长在门外聊聊人生。

哦,还有充满整个房间和走廊的浓浓的醋味儿。

整个冬天都互相嫌弃,吵一架再一起玩然后再吵一架再一起玩,但大部分时间都和睦地一起养影子,毕竟是一个森林里的树,以后要相互关照——真幸运我到了一个还不错的森林,养了满满一屋子影子。

“树身上有许多圆环,转一转就会温暖。”

前年的冬天真暖和啊。

这个冬天有很多雪,总是在不知道的时候落下来,发觉的时候就已经漫山遍野了,并不像以前那样只能在后山看到去年的雪。

现在真的停下来了,并没有鞭炮的声音,周围的安静汇聚成海洋。

“星星打扮好了都在下山,月亮犹犹疑疑却不孤独。”

早安!

叮当……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