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带痛修行

作者:张晋芳     供稿单位: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      发布时间:2013-06-03     浏览 次

     前一阵去看老同学,正好他老妈在帮衬着带孩子。吃饭后闲聊,说到各种身体不适和担心,我们几个都劝慰,人上了岁数那还能没个小病小痛的,很多是年轻时过于劳累造成的,当时没感觉,现在是一下子集中冒出来关键是别心理压力过大,该治治,该放就得放。阿姨反问到,你看,还能抗得住种那多地我一时语塞。后来回家聊起这事,我妈感慨,谁还能少了病痛?只是不怎么跟人,没什么。         

 刘师后来问我,腰腿还疼吗?我说,疼啊。那怎么听不到你说了呢?”,我开玩笑地说,现在啊,不比前两年,这疼哪的引得大家关心,现在再说这个没用了,所以一个字,忍屏幕这边的我一阵大笑。其实背后,我慢慢认识到每个人都会难以避免地带痛生活,而我自己,不过是抵触心理过强,郁闷无处排解,导致身体疼痛破发。现在回想起来,这就是一方面惩罚你之前对身体的不爱惜,一方面又在考验你能否在不利条件下保持前行

 更深层次的痛会变得非常宽泛,何止身体,各种挫折后的精神折磨也是一种更广义的痛。痛状是谁都不愿碰到的,可是又避免不了,可做的除了好好调理,就是带痛生活了。         

      近来读史铁生的《病隙碎笔》240则对生与死的哲思,让人读得进去,看得明白,更让人觉得此生此时此地的种种,都需要加珍惜,所有的现在,都是以后日子里最为年轻和最有活力的过去作家过得自己所言的“主业是生病,副业是写作”的日子,这样的带痛肯定有人更甚,可是这样的前行又岂是普通人所能忍受的?         

      还记得一期《晓说》里高晓松讲到了梁思成先生。某个场景就是梁先生逗小孩说要表演杂技,说完把支撑脊柱的铁马甲脱下,整个上半身向前瞬间折,几乎跟双腿平行。虽然略显夸张,但是这是梁先生年轻时遭遇车祸导致的后遗症事后一直穿铁马甲维持上身挺直就这样带着病痛与营造社的同仁们行走中国各地遍觅历朝古建,历经了抗战时期的李庄岁月,写出了煌煌巨著《中国建筑史》,创建了清华建筑系,开宗立派。这样的病与痛,会让人觉得即使达不到如此成就,也不愿意逢此劫难。         

       写到这,我不禁想问难道人非得经历折磨,才有所成就?或许古语中“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一段文字会给出答案。困难甚至苦难带来的折磨,要么促进人的完善,要么毁灭人的希望,然而克服并战胜的过程或许是有所成就必需的。这样的探究是否有益,不敢断言,只希望以后的日子,能够继续前行,哪怕与痛相依。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