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火车轰鸣而过

作者:王逸慧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01-05     浏览 次

 

 

有那么一列火车轰鸣而过,它跨过山川河流,它阅过草木荣枯,它路过我的世界。火车奔跑着,也带走我们生来飘荡,无所依倚的灵魂。

你或许有过这样的经历,夜半,在远离家乡的征程上,有无所谓的无畏,有无所谓的迷茫。你就那样遥远地望着,望着万家灯火通明,车在走,你就那样看着,不去想太多。你看那窗外连绵不断的山,郁郁葱葱起伏万千;你看那窗外无边无际的水,水波荡漾苍茫浩瀚;你看那窗外点点闪烁的繁星,如画般装饰了谁的美梦……

我们生来孤独,孤独到高贵,孤独到落寞。我唯一的梦想就是能一辈子奔波,在永远也坐不完的火车、汽车、飞机里一遍又一遍重温孤独的感觉。希望在风吹雨打后,重重历练下的我还能保持初心;在岁月的洗涤冲刷下还能将自己的本色温柔轻藏。作为一个旅行者,我一直在路上。我的脚步会很快很快,我的心同样也一直在前方指引方向。我可能会在半夜汽车到服务区下车时尝着异地食物,独自赏月发呆;也可能在火车深夜到中间某一站时突然醒来,看着窗外完全陌生的情境感慨万千。试问这世间,又有谁不是行者呢?

火车驶向五台山。关于五台山佛母洞有这样一个说法,如果凡人钻了佛母洞便会成为佛子,将获得重生的机会,但其一生也便与佛紧紧相连。佛母洞口狭小,佛家说能成功钻出来的人必是与佛有缘之人,故即使有人身材纤瘦但内心不诚也无法进去。当我从佛母洞里幸运钻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很平淡也无异样,可是在我出了寺庙的中门,和煦的光扫在我脸上时,我看到四周群山连绵荒无人烟,也看到门前那个年轻的小和尚慵懒的笑容。那是仿佛穿越红尘,阅尽沧桑的笑容,没想到却如此澄澈,惊艳!没错,我是旅行者,我收获路上的花开,不论是花园里的静心娇养还是路边的顽强盛开,但当与佛不期而遇的时候便只有相互的温情款款了。

火车驶向乌镇,不会老的她,也是曾经《似水年华》的拍摄地。在那里一个小巷尽头便是一座桥,桥边有一排一排的人家。街是沿水而设的,出了门略走几步即可舀水洗衣,曲折巷子里还有茅盾故居……可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乌镇的蓝莓,让我品尝到的不仅仅是沁人心脾的甜,还有乌镇人杰地灵的气息。路旁有素衣长袍的姑娘走过去,在蒙蒙细雨中撑着油纸伞踏过长桥。这一幅水墨丹青被茶色渲染,让我驻足不前,我想在这里长长久久,可我只是乌镇的一个过客,她的与世无争阻不断我的神色匆匆;它的天水相接挡不住我的内心波动。我唯有沿着宿命的河继续前行。

我听着一声声长鸣,任它带走了许许多多漂泊无依的灵魂,这些灵魂熙熙攘攘的挤过火车站,万分艰难的拖着自己的行李漂泊着,永无尽头。我何尝不是一直在路上流浪,一直在计较错过与过错,一直时而欣喜时而疯狂。

今夜,火车轰鸣而过,然而我早已进入了梦乡。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